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杨希:“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及其当代启示——基于《德意志意识形态》文本的研究

杨希 · 2021-10-13 · 来源: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研究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真正的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等相似概念,在中国社会的一些具体情境下往往会出现混淆甚至错用的情况,这虽然与中国语言文化特点有很大关系,但也反映出我国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复杂的现实问题,提醒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要有理论的功力给予澄清与批驳。

  “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及其当代启示

  ——基于《德意志意识形态》文本的研究

  [摘 要]在19世纪40年代德意志意识形态范畴内出现了一股“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潮,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其《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既对“真正的社会主义”本质做出了精辟的分析,举证了“真正的社会主义”流淌着空想社会主义的基因,直接指出“真正的社会主义”是德意志意识形态的重要表征;又对“真正的社会主义”分别从哲学前提、理论渊源、阶级基础等多个层面做出了意识形态性意义上的有力批判。笔者重新梳理马克思主义理论创始人对“真正的社会主义”的分析与批判,既可还原马克思和恩格斯从“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到真正的社会主义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出场的思想进路,又给出了《德意志意识形态》文本研究的新视角,亦可为应对我国当下涌动的社会思潮进行意识形态批判提供重要的启示和借鉴。

  在19世纪40年代,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出现了一股“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潮。马克思和恩格斯正是在对“真正的社会主义”以及德国意识形态的批判中,其历史唯物主义思想日益成熟。沿着“真正的社会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的线索,检视马克思和恩格斯对于“真正的社会主义”的批判思想,不仅可以走近当时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对当下我们分析和批判各种非主流意识形态思潮亦具有现实意义。

  一、“真正的社会主义”之旨向

  “真正的社会主义”是19世纪40年代在德国出现的一种社会思潮,它既有类空想社会主义的思想渊源,又打着小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烙印,流淌着德国古典哲学的血液。马克思和恩格斯将之界说为“是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和英国、法国那些或多或少同它相近的党派在德国精神和我们看到的德国情感的天国中的变容而已。”“真正的社会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思潮,在当时的德国“像瘟疫一样流行”,集中表现在哲学、文学、政治纲领、历史编撰等多个领域。莫泽斯·赫斯、卡尔·格律恩、海尔曼·泽米希、鲁道夫·马特伊、卡尔·倍克等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潮的主要代表人物。他们虽然批评资本主义,但并不以无产阶级的立场和根本利益为出发点,而是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用资产阶级的眼光来宣扬所谓的“社会主义”思想。他们既惧怕资本主义的发展,又反对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兴起,主张通过社会各阶层的合作,特别是通过上层社会对下层社会的资助和平均分配土地的办法,使小生产者逐步摆脱剥削和压迫,进而达到共同富裕,以此实现所谓的“真正的社会主义”。其中,青年黑格尔派的主要代表人物莫泽斯·赫斯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理论的主要提出者,其相关思想主要集中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人类的神圣历史》等著作之中,由其主编的《社会明鉴》是宣传传播“真正的社会主义”的重要阵地。

  一般意义上,学界都倾向于将“真正的社会主义”归为空想社会主义,认为“真正的社会主义”是“空想社会主义在德国的一种特殊形式。”但“真正的社会主义”却有着自己较为鲜明的特征:其一,以德国哲学为哲学前提,主要以费尔巴哈和黑格尔哲学原则为主体内容。其二,以空想社会主义为理论渊源,“真正的社会主义”说到底仍是一种空想的社会主义。其三,以小资产阶级为阶级基础。其四,德国式的民族地域属性。德国较之其他的资本主义国家,有着较为鲜明的民族特性。德国人有着理性思辨的传统,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繁盛的德国哲学甚至可以代称近代西方哲学;德国的社会经济较之同时期的英法,明显要落后许多,对此马克思曾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有着这样的表述:“在法国和英国行将完结的事物,在德国现在才刚刚开始。在法国和英国是要消灭已经发展到终极的垄断,在德国却要把这种垄断发展到终极。那里,正涉及解决问题;这里,才涉及冲突。”也正因为在德国的社会生活中没有英法那般突出的阶级矛盾和冲突,小资产阶级在德国数量庞大但是与其他的社会阶级关系温和。此外,德国“在历史与精神发展上的错位”,“物质上的落后与精神上的早熟”构成了德国意识形态的独特样式。

  “真正的社会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思潮,是德国意识形态样式的一种具体表现,或者说是当时德国意识形态的重要表征。马克思和恩格斯也是在对其进行批判的过程中实现了对于德意志意识形态错误思想的清算,完成了其历史唯物主义思想的建构。

  二、“真正的社会主义”之批判

  马克思和恩格斯围绕着“真正的社会主义”展开的批判散见于大量著作中,如《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哲学手稿》《共产党宣言》等,其中,国内外学者普遍认为《德意志意识形态》是研究马克思和恩格斯“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最为直接的文本。正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将“真正的社会主义”与德意志意识形态作出了整体性的批判。

  (一)“真正的社会主义”之批判的文本

  在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经典文本的时候,中国很多学者认为,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时期,马克思还是一位青年黑格尔主义者。当时马克思关于历史发展问题还只有抽象的观念,伴随着马克思对于自己思想观念的涤清与批判,其思想发生了质的转变并日渐成熟,这个过程“始于《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却实现于《德意志意识形态》”。可见,对于“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的研究,无论是将之独立地看,还是放置到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的发展进程之中,《德意志意识形态》都是极为重要的文本之一。

  《德意志意识形态》作为马克思主义的一部重要作品,相关研究较为丰硕,但大多局限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出场之视角。随着研究的深入,一些新的研究转向值得我们关注。有学者提出,《德意志意识形态》不是一部内容结构十分完整的著作,更多的是一部论文集,甚至还有未完全收录的文本遗珠。例如,《德意志意识形态》1976年英文版的编者认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反克利盖的通告》以及恩格斯的《诗歌和散文中的德国社会主义》应收录于《德意志形态》第2卷中。对此,国内学者聂锦芳也在进行了大量的文本考据研究后指出:“《德意志意识形态》确实不是一部计划中的、完整的著述。”这种不完整性突出地表现在直接关乎“真正的社会主义”及其批判的第2卷内容,显得较为零碎不完整。第2卷的原本写作计划应当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然而因为书稿出版遭遇困难等客观原因,原定的写作计划没有得到很好的完成,而这种不完整性也影响到了对于马克思主义思想形成过程的透视。正如阿尔都塞指出:“在马克思的著作中,确确实实有一个认识论的断裂,根据马克思自己说的,这个断裂的位置就在他生前没有发表的用于批判他过去的哲学(意识形态)信仰的那部著作:《德意志意识形态》。”因此,经由“真正的社会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真正的社会主义的线索,依托《德意志意识形态》的文本资源,人们既可以清理还原马克思和恩格斯在“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中生发出来的真正的社会主义亦即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进路,又无疑对“认识论的断裂”具有修复的意义。同时,如果没有《德意志意识形态》第2卷部分“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的主体内容与第1卷的内容相匹配的话,马克思和恩格斯也不可能完成对当时德意志意识形态思想图景的全面透视和总体批判。

  可以说,《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包含了唯物史观、科学社会主义两条思想形成的线索,一方面,唯物史观提供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生成假设;另一方面,“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还原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生成的具体进路,检验了唯物史观的合法性。尤为值得注意的是,须将“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置于德意志意识形态批判的宏大叙事中,人们才能回到马克思原初计划的“德意志意识形态+‘真正的社会主义’”的一体化批判设计之中。

  (二)“真正的社会主义”与德意志意识形态的一体化批判进路

  从现有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文本情况看,马克思和恩格斯试图先从总体上把德意志意识形态(GermanIdeology)归结为一种虚假的意识(FalseConsciousness)进行批判;再以“真正的社会主义”为更具体的对象,从哲学前提、理论渊源、阶级基础等多个层面,进行更为具体的意识形态意义上的批判。

  1835年,以大卫·施特劳斯出版了《耶稣传》为发端,黑格尔体系在德国逐渐解体,取而代之的是青年黑格尔派的兴起。而以费尔巴哈、鲍威尔、施蒂纳为代表的青年黑格尔者构建了一套新的唯心主义学说,也称“现代德国哲学”,成为涌动一时的社会思潮,影响日甚。马克思和恩格斯敏感地捕捉到了这种“席卷一切‘过去的力量’的世界性骚动”,并试图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集中对此进行清算。他们所指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实际是一种“德国的”意识形态,其意识形态概念基础既不是法国学者特拉西所指的某种观念的科学,也不是拿破仑歇斯底里厌恶的象牙塔中的玄思,而是有特定指称的,即指“颠倒意识与存在、思想与现实的关系,以纯思想批判代替反对现存制度的实际斗争”,是“青年黑格尔派为代表的德国哲学”。需要提醒的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德意志意识形态“无例外地带有否定的,甚至揭露的性质”,是一种贬义的有具体指向的意识形态,与后来恩格斯尤其是列宁提及的一般意义上具有中性色彩的意识形态是截然不同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将德意志意识形态作为虚假的意识从4个方面加以批判:其一,德意志意识形态在历史领域内,赋予了思想和观念优先权,并将之看成是具有本体性和历史决定性的东西,“思维倒置成为了本体”。其二,德意志意识形态将历史割裂为孤立的自然史、人类史,切断了因为人的存在,自然史和人类史之间的必然联结,“思维与历史相分离”。其三,德意志意识形态将宗教和神学作为认识依据,流向客观唯心主义,“思维被神秘化”。其四,德意志意识形态主张的是从观念到观念的纯粹的思想运动,没有现实的基础,仅仅是哲学的词句游戏,是“虚幻性的批判”。

  具体到了对“真正的社会主义”之批判,马克思和恩格斯将其定性为德意志意识形态或者说德国哲学与空想社会主义学说拼凑而成的、打着小资产阶级烙印的某种社会学说,其批判的具体进路是:首先是对“真正的社会主义”的哲学前提批判。“真正的社会主义”主要的哲学前提是费尔巴哈人道主义哲学体系和黑格尔的思辨主义哲学体系,“异化”“类的本质”“真正的人”等概念范畴被反复提及。一方面,马克思和恩格斯揭示了“真正的社会主义”因为对于黑格尔哲学的依赖,“真正的社会主义”中所谓的“真正”指向的是一种“真理”,在“真正的社会主义”者看来,实现这种“真理”可以依赖强调理性——科学的德国哲学,也就是“德国科学”,而且“真正的社会主义”不是什么社会经济发展的自然结果,而是从“纯粹的思想”出发,经由逻辑思辨的产物,显然是虚假的。另一方面,马克思和恩格斯揭露“真正的社会主义”因为对于费尔巴哈人道主义哲学体系的依赖,更多的是以抽象的人为出发的,而非对现实中具体、真实人的关照。其次是对“真正的社会主义”的理论渊源批判。盛行于德国的“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潮深受流传于英国、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理论及其相关实践的影响,归根到底仍是一种空想的社会主义学说,这种空想性源于“它并没有同由大工业所造就的人类最先进的无产阶级及其解放运动结合起来,因而它必然带有空想的性质”,“因而也容易为破产的贵族、竞争中失败的资本家和小资产阶级所利用。”马克思和恩格斯从未来学的角度批判了“真正的社会主义”预言的虚幻性和欺骗性。再次是对“真正的社会主义”的阶级基础批判。在德国,小资产阶级是人数最多的阶层之一,既是德意志意识形态家的主体,也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学说理论构建与倡导者。他们基于自身的利益考量,有着一系列经济政治方面的诉求,一方面他们渴望在社会生活中能够得到更多发声的机会,想要获得无产阶级的支持,渴望社会变革;另一方面又拒斥暴风骤雨式的革命,担忧政权的旁落,那么,披着社会主义羊皮的“真正的社会主义”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对此,马克思和恩格斯给予了彻底的揭露与批判。

  同时,马克思和恩格斯还对“真正的社会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及其代表作进行了批判,比如,对海尔曼·泽米希及其《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与人道主义》,对卡尔·格律恩及其《德国公民手册》等进行了批判。此外,恩格斯还在其评论文章《诗歌和散文中的德国社会主义》中,对带有“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潮特征的文学诗歌进行了批判,比如对卡尔·倍克及其诗集《穷人之歌》,格律恩及其著作《从人的观点论歌德》等进行了批判和清算。在这些不同方面的“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中,贯通着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德国的社情、世情、民族特性等德国意识形态样式的批驳,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德国人的虚假的普遍主义和世界主义是以多么狭隘的民族世界观为基础的。”

  三、“真正的社会主义”之批判的当代启示

  马克思和恩格斯对“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分别由哲学前提、理论渊源、阶级基础等多个视角进行了细致的分析与批驳,立体性地还原了当时德国“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潮的样貌,既透视出德意志意识形态的思想图景,又在对“真正的社会主义”的审视、清理、批判中发展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科学社会主义思想。真理愈辩愈明,真正的社会主义走入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视角,为科学的社会主义出场扫清了思想藩篱。以《德意志意识形态》这一历史性文本为主要依据,重新梳理马克思和恩格斯从“真正的社会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批判—真正的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进路,在当下既给出了《德意志意识形态》文本研究的新角度,彰显文本诠释学的新意,也给出了马克思和恩格斯思想史研究的新进路。无论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写作还是在“真正的社会主义”兴盛的时期,恰恰也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思想上实现与青年黑格尔派脱离清算的转折期。《德意志意识形态》写作以及对德意志意识形态批判、对“真正的社会主义”之批判,是研究马克思主义思想史的重要样本。

  近年来,国内外学界在社会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实践问题上提出一些耐人寻味的质疑,让人颇为困惑。比如,为什么不能信奉民主社会主义、第三条道路,以及关于社会主义国家改革向何处去,“打什么旗、走什么路”的争论,乃至资本主义为什么能够垂而不朽,等等。这一系列质疑说到底无非是对什么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也就是科学社会主义本质的质疑,从某种意义上说,不过是百年之前的“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潮的追魂而已。如果准予我们这样解读,那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当年如何应对“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潮,并对之给予德意志意识形态下的批判进路及其思想,至今仍对我们有启迪意义,甚至可以帮助我们应对当下这种社会思潮的意识形态之争。真正的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等相似概念,在中国社会的一些具体情境下往往会出现混淆甚至错用的情况,这虽然与中国语言文化特点有很大关系,但也反映出我国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复杂的现实问题,提醒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要有理论的功力给予澄清与批驳。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晓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这篇文章竟然被删了!
  2. 网友举报属实,张文宏论文被撤销:张文宏团队称要维护合法权益
  3. 迎春:这两个人必将被钉入耻辱柱
  4. 主持人致辞:没有毛主席便没有人民的一切!(组图)
  5. 毛主席视察东北后勃然大怒:“有些共产党员比国民党还坏!”
  6. 评《长津湖》:西式思维,拍不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作品
  7. 安徽生育率:芜湖,蚌埠住了...
  8. 司马南:长津湖系列之阿里巴巴在欢呼什么?
  9. 卢麒元:也谈抗美援朝
  10. 这条冬眠后的蛇在我们的怀里又活过来了
  1. 长津湖冻死大批志愿军战士因中央政府委员出卖情报给美国
  2. 李光满:10月8日发生的四件事具有标志性意义: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
  3. 就来说说政治舞台的权力角逐——从孙、傅落马一海外视频说起。。。
  4. 刘金华:罗昌平问题的严重性
  5. 零互动的海南检察微博爆了,为罗昌平洗地的也跳出来了
  6. 双面广东:一面富可敌国,一面穷得离谱!
  7. 这篇文章竟然被删了!
  8. 刘继明:文革、《多余的人》及其他——答狂飙社
  9. 新京、财经原主编侮辱英烈,军报怒斥“良心何在”,主流媒体一片沉寂
  10. 辽宁王忠新:中共“九大”代表的合法性很难否定
  1. 很多人为孟晚舟获释回国欢呼, 却至今误解华为的本质
  2. 长津湖冻死大批志愿军战士因中央政府委员出卖情报给美国
  3. 李光满:10月8日发生的四件事具有标志性意义: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
  4. 赵薇仅是只小蚂蚁,围歼大老虎的资本大戏开始了
  5. 潘石屹,跑了!留下5个谜团!
  6. 北大教授呼吁全民捐款救恒大救富豪,就这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7. 说说山东滨州事件
  8. 吴铭:黎明前的斗争
  9. 孟晚舟终得归国,并简析一二
  10. 莆田疫情,一次诡异的舆情报道
  1. 钱学森:我这一辈子有三次非常激动的时刻
  2. 司马南:核潜艇撞了潜航器,大水冲了龙王庙!
  3. 李光满:10月8日发生的四件事具有标志性意义: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
  4. 《人民日报》钟声:祖国完全统一的历史任务一定要实现,也一定能够实现
  5. 双面广东:一面富可敌国,一面穷得离谱!
  6. 长津湖冻死大批志愿军战士因中央政府委员出卖情报给美国
刘伯温最准四期期准,刘伯温资料火爆六肖,刘伯温正版四不像图玄机图,刘伯温选一肖期期准富婆,刘伯温四肖中特期期准大公开